站在时代高起点的中国特色生态城市化之路:yabo

yabo

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经历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8世纪产业革命开始到20世纪初,在传统铁路和电话技术的支持下,构成了人口集中在大城市主导的城市化发展阶段…其次,中国的城市化是基于新能源革命的生活始于20世纪70年代的逆城市化…人口和产业扩大到郊外城市化发展的新趋势…由于中国农村和小城镇几乎没有构建工业化和城市化,他们获得了低成本以生态能源为时代起点的中国特色生态城市化之路这是决定中国城市化处于什么样的模式,回归什么样的道路的问题,历史已经给了现代中国中国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得到了足够时代的高度和技术的接受。 首先,中国的城市化是以“三高技术”为基础的高起点城市化。 “三高技术”是指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高速信息网。

交通通信技术是对城市发展模式影响次之的技术。 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经历了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18世纪产业革命开始到20世纪初,在传统铁路和电话技术的支持下,人口集中,构成了大城市主导的城市化发展阶段。

第二阶段是始于1970年代的逆城市化。 20世纪7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经常出现逆城市化的趋势,除了城市收缩、环境污染引起的反动,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高速公路和汽车、现代信息技术的普及,扩大城市空间的半径和产业生产的半径,提高城市人口和要素流动的机动性人口和产业向郊区扩展已成为城市化发展的新趋势。 在逆城市化发展的开展下,原本被边缘化的中小城市和乡村得到了新的发展机会。

现代中国的城市化,从一开始就是车站在“三高技术”之上的高起点城市化。 “三高技术”对现代城市的发展模式没有三个革命性的影响:一是从单一中心的金字塔城市结构向多中心的扁平化网络化结构的变化。 “三高技术”大幅度提高了生产要素的机动性和核心区域的速度,彻底改变了原大城市通食的竞争格局,在不同城市之间获得了比较均衡的发展机会,不同城市间的优势互补和多功能人群是区域城市群发展的新趋势二是人口大规模流动的城市化向要素流动的城市化变化经常不会出现。

基于传统技术的城市化是人口回归要素的集中趋势。 随着“三高技术”的大幅度提高,要素权利流动的结果,要素流动构成了追随人口流动的新趋势。 由此,很多本来集中的农村和中小城市可以当场共享现代城市化带来的产业发展机会,可以实现大城市、小城镇和乡村共存的城市化发展。

app官方下载

三是传统技术支持下的要素流动从原来的单向流动向双向流动变化。 20世纪70年代以后,西方经常出现逆城市化,生产要素完全超过了各自流向大城市中心的结构,构成了大城市和郊区、城市和乡村之间双向流动的新结构。 根据时代赋予现代中国的技术支持,中国城市化道路没有集中在适当重复西方再走的道路上,几乎充分利用现代交通和通信技术,迈向防止大城市疾病的城市、城镇、村庄多元共生、大、中、小城市和谐发展的新城市化道路
根据“三高技术”获得的反对,中国新型城市化模式可以在三个层面展开:第一是支撑现代高速铁路,在半径100公里到200公里内,把集中的大中城市组成一个资源共享的网络城市群。 现在时速已经超过了350公里以上的高速铁路技术,对城市的发展产生了最革命性的影响,可以在半径100公里到200公里以内的城市群中取得资源共享的同城发展效果。

二是支撑现代高速公路,在半径50公里到100公里以内,使集中的小镇成为另一个亚单位资源共享的集团都市圈。 三是支撑现代高速公路,在半径10公里到50公里以内构成小城镇和乡村共有的城乡文明网。

现在我们质疑的是,“三高技术”给中国特色城市化道路带来了新的机遇,但我们在城市发展规划和战略自由选择方面,沿袭了传统的城市化理念和思路。 其次,中国的城市化是在新能源革命基础上的生态城市化。 传统化石能源是不平衡生产、运输成本低的能源。

传统能源的这个特性要求能源消费规模越大的大城市成本越低。 不如说越是人口少的小城镇和农村,用于传统能源的成本越高。 可以说化石能源的使用方法给大城市带来了独特的发展优势。

现在蓬勃发展的新能源革命,给中小城市和农村带来了低成本的新能源优势。 以太阳能、地热能、风能、生物能源为内容的新能源与化石能源相比,是比较平衡的能源来源,也有可利用的再生能源的地方,人口越多,人均可利用的新新能源在我们生活的自然中,不需要运输成本就可以使用。 这一特性要求新能源在优势和市场上不成为大城市,而在中小城市和农村。

现在从市场规模到技术领先,回到世界前面的三种新能源技术和产品再次发生在中国农村和中小城市。 这些是横跨中国农村的太阳能热水器,是在中国农村开展的以甲烷、中小城市、乡村为中心领导市场的电动自行车等。 这些新能源产品在中国农村和中小城市优先发展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农村和中小城市具备低成本用于新能源的资源优势。

yabo

比如甲烷和太阳能在人口多的大城市的发展有限制。 二是中国农村和中小城市,还没有构成对传统能源的依赖,不存在解散成本。 比如在欧美已经构成了对传统能源的依赖,如果让他们用于新能源产品,就会有解散成本的问题,所以这三种新能源技术在中国发展这么慢,不仅是因为中国,还有很强的市场优势。 由于中国农村和中小城市几乎没有构建工业化和城市化,他们获得了低成本地用于生态能源,转向生态文明的优点。

工业文明时代的传统能源讨厌大城市,但繁荣的新能源讨厌乡村和中小城市,所以在这样的新时代背景下,中国南北大城市、小城镇和乡村共同发展的多元城市化道路成为历史的必然。 最后,中国独自的五千年文明史要求中国不能走上牺牲落幕乡村文明的城市化道路。 近代以来的西方式城市化,是用城市文明取代乡村文明,2元南北1元的过程。

在中国南北城市化的过程中,下一个挑战是如何处理中国五千年的乡村文明。 在世界文明史上,中国是唯一享有五千年乡村文明史的国家。

中国的乡村不仅是中国五千年文明的根源,也是中国多元化传统文化的载体。
如果中国想要回到西方落幕乡村文明式的城市化,付出的代价不仅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传承中断的代价,也不会遇到五千年乡村文明文化基础构成的巨大反作用力。 现在开展的解体村入城的农民在“城市化”过程中,频繁再次发生的自杀、信访等集体事件,就是这种反作用力的表现。

西欧农村只有几百年的历史,美国完全没有乡村发展史,西方城市化面临的历史反力比中国大得多。 当我们凝视西方从时代和历史的高度实地考察中国城市化的视野时,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南北城市和乡村共存的中国特色城市道路已经成为时代和历史的必然。

首先,无论是现代的“三高技术”,还是新能源革命,都为中国乡村文明的兴起和发展创造了新的历史机遇和契机。 其次,正在发展的生态文明建设所需的天人和自然文明观、低碳经济的消费观、回归生态和传统的新幸福观,都为中国五千年乡村文明和文化的兴起获得了新的时代。|yabo。

本文来源:yabo-www.balanger.com

admin

评论已关闭。
网站地图xml地图